淫途亦修仙

【淫途亦修仙】(第五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别 作者:小强 本章:【淫途亦修仙】(第五十七章)

    【淫途亦修仙】【57-68】【作者:六道木】。

    作者:六道木。

    排版:皓皓豪。

    字数:68255。

    【淫途亦修仙】(第五十七章 献宝、恶意告密者)。

    “柳寿儿,你这个淫贼!竟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是不是想被我冻成冰棍?”

    屋里突然响起了冰冷的女声。

    “紫雪师姐?你……”。寿儿大惊!连忙四处查看,可没看到一个人影儿啊,再用神识四下查探,这才隐隐约约发现窗台附近好像有灵气异常扰动,应该是紫雪用了中品隐身符,隐身藏匿在了窗台边,也许是刚才自己开窗接小淫猴进来时她也顺势溜了进来。

    寿儿知道自己如今被紫雪人赃并获,要想保住性命,认罪态度最为关键。于是他冲着那处灵气异常扰动之处噗通一下跪倒,痛心疾首道:“紫雪师姐,我错了!我罪该万死!我不该在背后说您的坏话……”。

    “哦?你居然能感应的到我的位置?我在身上拍的可是咱们符箓阁自制的中品隐身符,连内门凝气境弟子都感应不到的,没想到你一个外门弟子居然能查探出来,看来你的神识还是很强大的。是不是修行那邪修的采补之术变强的?”……“我……师姐,我修行的可不是那种伤天害理的采补邪术,而是修习了对双方都有益补的天级双修功法”。寿儿如今想否认修行了双修功法是很难了,只能避重就轻先承认了再说。

    “天级功法?就凭你?我作为宗门最最重视的亲传弟子才仅仅修行了咱们宗门最好的地级中阶功法而已。你可知咱们宗门其他内门弟子最多也就是修行的地级低阶功法?要想得到一部地级中阶功法都难上青天,你居然跟我说你在修行天级功法?呵呵呵,吹牛也要看看对方是谁吧?你骗骗外门那些没见识的小师妹也许还能蒙混过去,但你想骗我?呵呵呵。估计镜花姐姐就是这么被你骗了身子去吧?你这个畜生!连镜花姐姐这么好的人都骗,天天淫辱她,我非把你冻成冰棍不可……”。紫雪越说越气愤,到后来竟真的掐指念诀运转真气手心立刻汇聚成一个冰晶小旋涡眼看就要向寿儿身上袭来。

    “你……紫雪师姐快快住手,咱们可是三年同窗的同学啊。你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你怎么能如此翻脸无情?”寿儿试图劝说紫雪住手,他知道一旦紫雪出手他绝无逃脱可能。

    小淫猴与寿儿心神相连感受到了寿儿命悬一线的急切求助,马上蹿过去一下子扑到紫雪怀里,用小爪子紧紧抱住她正在发功的玉臂。

    “你这个淫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你的主人一样,干尽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给我滚开”。紫雪一把揪住小淫猴脖子里的长毛,生生把它丢在了地上,就要继续发功向寿儿身上击去。

    眼看紫雪手中冰晶小旋涡越来越大,屋子里的气温陡降,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冰天雪地的冰窟世界。

    寿儿知道为了保命不能再隐瞒了,于是他赶紧从储物戒指内取出那卷散发着沧桑古朴气息的本源真经来,双手高举道:“师姐,快快住手,我真的没有吹牛啊。这就是那部天级功法,是不是真的天级功法还请师姐明察”。

    紫雪专门修习了一门冰灵根独有法术——冰玲之心,拥有了可以感知万物的超常能力。于是她运用此术用神识在那古旧皮卷上一扫:一股浩瀚苍茫之气扑面而来。

    紫雪眼神陡然一亮,心中暗想:“只感应这皮卷的磅礴气息就能感觉到它的不凡,看来柳寿儿说的是真的了!想不到这柳寿儿竟有如此福缘?竟然得到了一部我连想都不敢想的天级功法?放眼整个南揉国修真界恐怕没有一个修真宗门拥有天级功法吧?

    听说那最强的天藏宗最好的功法也就是地级上阶功法而已”。

    紫雪收了真气,那团冰晶立刻消失不见,整个屋内也渐渐恢复了温度,她怒瞪寿儿佯怒厉声道:“给我拿过来,我要亲自查看一番才知真假”。

    寿儿不敢怠慢连忙上前双手把那古皮卷献上。

    紫雪接过来,怀着激动的心情小心地徐徐翻开:一股古朴、苍茫磅礴之气迎面扑来。

    “这正是天级功法所该有的气势啊”。紫雪感慨万千。

    当她看到此皮卷居然是两千多年前羽化飞升的凤鸣仙子和道侣普贤真君所留时更是震撼莫名。

    当紫雪看到普贤真君断言“断情绝欲非修仙正道,阴阳相济相溶,双修交融调和才是修行正道”。时她内心翻起惊涛骇浪。

    紫雪自修真以来一直被灌输的那套修真世界观首次出现了严重动摇:现在宗门这套断情绝欲的修真理念为何几千年来都没有成功飞升成仙过一位修士?而人家凤鸣仙子和道侣普贤真君却怎么靠着这套天级双修功法双双羽化飞升了呢?

    答案不言自明,那就是:断情绝欲非修仙正道,阴阳相济相溶,双修交融调和才是修行正道!

    隐隐地紫雪也产生了要改修这本源真经的念头,可当她看到下方两行晦涩文字后就皱起了秀眉。那两行文字的大致意思是:“欲炼此功先炼其体。需先将其体修炼为‘欲体’。要成‘欲体’需吞食炼化世间致淫灵兽:龙、蛟亦或蛇,其中之一的妖丹即可成”。

    “听说妖兽只有达到了四级才会有妖丹啊,要是对付一头四级妖兽最少也要是筑基境才可以吧?自己目前的实力还差的远。

    除非……除非请师父帮忙出手……可那样师父岂不是就知道我要修行这所谓的邪修功法了吗?”。

    “再有:就算要修行这部天级功法也要找个好的双修道侣才行啊?找谁呢?

    放眼整个宗门也只有火属性单灵根的凌峰有资格了……嘻嘻,听说这火系单灵根男修多半也会是纯阳体质的绝佳炉鼎体质,听说跟纯阳体质的男修双修对女修士修为的补益巨大?……”。

    不知为何一向一副冰冷面孔的紫雪忽的双颊飞上一朵红云,为了掩饰内心波澜,她冷冷道:“柳寿儿我摘抄一下这部天级功法你没意见吧?”。

    俯身跪在地上的柳寿儿头也不敢抬一下,现在保命要紧,他赶紧诺诺道:“没意见没意见,紫雪师姐随意摘抄就好”。

    于是紫雪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玉片来,很快就用神识把那本源真经一字不差的摘抄印记到了玉片上。

    等把这玉片妥善保管在储物戒指中后她才松了口气,把这古皮卷又递给了寿儿,然后盯着跪俯在地上的柳寿儿问道:“柳寿儿你给我说实话,这部天级功法本源真经你是如何得来的?”。

    此时的寿儿哪还敢说谎,便挑挑拣拣地把最主要的经过讲了一遍,但有关这合欢宗筑基修士的身份,以及他身上的储物戒指、法器、法宝,还有四级妖蛇看守的那株神秘红果小树、四级妖蛇蛇皮、蛇蛋,他都没有交待。

    “什么?你说那条蛇是四级妖蛇?妖丹还被你给炼化了?怪不得你身上一股妖邪之气。你……你练成了欲体?”紫雪震惊的无以复加。

    “是的,师姐。只不过我修为太低,所以根本不能完全炼化那四级妖蛇的妖丹,所以它的妖气也沾染到了我的身上,而且我自己的身体、脾性也受到了它的一些影响”。

    “活该!你这么低的修为居然就敢炼化四级妖蛇的妖丹?没有爆体而亡你就已经很是该庆幸了”。

    “是是,师姐说的极是,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说你脾性受到了一些影响我倒是看出来了,可身体也受到了影响?能详细说给我听听吗?”因为紫雪也有了要炼化妖丹,修炼那本源真经的想法,所以她对先行者寿儿的经验教训甚是关心,特别想详细了解。

    “具体嘛,我感觉我现在晚上夜视很清楚,根本就不惧黑暗了;还有就是嗅觉超乎寻常的灵敏……”。

    “等等,嗅觉超乎寻常的灵敏?怎么能证明呢?你举个例子,能说服我的”。

    紫雪尤其对这种炼化妖丹的后遗症特别的关心。

    “能说服你的?我不敢说……”。寿儿犹犹豫豫不敢说。

    “大胆说没事,我让你说的,万一错了我也不会怪罪与你”。

    “那我可说了啊,其实我的鼻子刚刚就闻到你看完那皮卷后,不知为何下身突然流出了一股股淫水的气味……这通常是少女思春的征兆……”。

    紫雪本来雪白的俏脸一下子就羞红了大片,她羞怒道:“你……你胡说!……你……你给我滚”。

    “好,我这就滚!小淫猴咱们走”。寿儿赶紧抱起在地上看热闹的小淫猴就向窗外蹿去。

    “等一下,小淫猴不能走!其实我今天跟踪小淫猴过来,本是想跟你商量个事情的,可没成想居然碰到你这个淫贼奸淫镜花姐姐……”。

    寿儿知道紫雪找他居然是有事相商后底气马上就足了,头也昂了起来,不再卑躬屈膝。昂首挺胸,器宇轩昂道:“不是奸淫,是双修!师姐,你找我商量何事?”。

    “懒得理你,随你怎么说好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以后小淫猴白天跟着你,晚上跟着我,你看怎样?”

    寿儿抚摸着小淫猴的小脑袋疑惑道:“为什么?我晚上还要小淫猴陪我聊天呢”。

    “哪里那么多为什么?要不要我把你抓到执法堂,好好让他们问问为什么你修炼邪修功法?为什么你跑到人家孙大厨家里奸淫人家的道侣?为什么……”。

    “好了好了,师姐,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没意见,你说怎样就怎样吧。白天我上山去领小淫猴,傍晚时我再给你送回去,这样总行了吧?”。寿儿想到自己反正每晚都要跟施镜花在主峰内门自己偷挖的那个小洞府双修的,每早顺便去接上小淫猴倒是方便。

    “这还差不多。我看你腰间挂着中品传讯玉符?不如咱们相互留下气息,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通知你,省了你白跑腿”。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只是不敢开口罢了”。寿儿喏喏道。

    于是两人交换预留了对方的气息在传讯玉符上。寿儿满意地刚要转身就听紫雪又严肃道:“还有件很严重之事:关于天级功法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听到了吗?

    你这人太傻了,怎么能随口就说出天级功法这么惊天动地之事呢?还好是我,要是别人早就把你杀人灭口了!懂吗?”。紫雪教训寿儿道。

    “其实我也是觉得师姐最为可靠所以才向您吐露实情的,要是别人就是打死我也不会吐露半个字的。你看床榻上的镜花师姐,我就对她只字未提这部功法的详情,她只是配合我双修而已”。寿儿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知道就好。还有我看你是把镜花姐姐当成你的炉鼎了吧?真是坏透了”。

    “不不,我们真的是双修,对我们两人修行都有益处的”。

    “但愿吧。好了,天色已晚我要带着小淫猴回去修炼了,你们两个自便吧。

    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善待镜花姐姐。唉,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还有,千万不要跟她提起我来过这里,以及知道你们两个之间的事”。

    “明白”。

    次日上午,冬季的第一场雪如期而至,零零落落的小雪花被寒风裹着洋洋洒洒飘落在道神宗灵兽谷内,渐渐地山谷上下也开始泛起一片片雪白。

    灵兽谷外门弟子所居住的一排石屋中,一间石屋的房门被偷偷推开,一个贼眉鼠眼的大脑袋就从门缝里探了出来,此人秃眉鼓眼、扁平鼻梁、鼻孔奇大无比、一张厚唇大嘴正张大着嘴巴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大团白色哈气,这人一看上去就是个憨憨的呆木之人。他一伸出头来就开始皱着个大鼻头用那奇大无比的鼻孔“咻咻”直嗅。

    “嘿嘿,果然有女人的味道。怪不得每天上午这个时候师伯都明令我:必须在屋中感应天地灵气,不得外出呢。原来一直以来他都在背着我偷偷跟女人幽会啊?”。

    闻到了女人味,让这个已经一个月没见过女人的大汉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欲望与好奇了,他一把推开屋门整个人就蹿了出来,就见他身高有八尺多,膀大腰圆,体态异常高大健壮,再细看面貌不就是柳寿儿一个月前新收的徒弟石娃还是谁?

    石娃这一个月也是憋闷坏了,天天除了背着几百斤的大皮袋子走遍灵兽谷喂养灵兽外,就是被师伯钟广南关在石屋里感应天地灵气。整整感应了一个月直到最近这两天才稍稍感应到了那么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天地灵气,距离引气入体还远着呢。

    至于他那个便宜柳师父更是一个月都没露过头,偶尔师伯用传讯玉符联系一下吧,他大多只会问一句石娃引气入体了没有?

    然后就是关心他那只进入冬眠的小银蛇。一再叮嘱石娃勤去看着点儿它,给它挖个洞,敷上厚厚的干草别冻坏了。让石娃关注小蛇一旦醒过来一定要及时通知他。石娃觉得这个师父对小蛇的关心远远超过了对他这个徒弟……石娃终于闻着女人的那股香味从住宅区来到了通往灵兽谷深处的小路上,也终于在薄薄的积雪上看到了一大一小两行脚印。

    大脚印应该是师伯钟广南的,小的无疑就是那女人的了。

    石娃走过去蹲在地上望着那一排延伸向灵兽谷深处的小脚丫印子,真是小巧可爱的紧。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那精巧的小脚印,像是直接抚摸在了女人的玉足上。石娃动情地抚摸着那冰凉的小脚印,在脑海中幻想着:他的大手抚摸在真实女人的性感小脚上的情景。

    被憋了一个月的大男人实在是憋坏了,连女人的脚印都能让他看得如此痴迷,感觉如此性感。

    “这女人肯定很美,不如我去远远地看看,只要不被师伯发现就没事”。最终石娃还是抵挡不住异性的诱惑决定去远远地偷窥一下。

    石娃沿着脚印躲在一颗颗路边的光秃秃的树木下猫腰潜行。

    “咯咯咯!咯咯咯”。忽得谷中深处传来女子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果然是女人?听这笑声还很年轻呢……”。石娃心中一震,全身都兴奋了起来。要是以前的他是绝对不会有此反应的,可如今他已经整整一个月没见过女人了,全身都充满了对异性的好奇与渴望,所以一听到有女子的笑声他就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扑了过去。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远远看到在饲养金丝灵兔的饲养法阵外师伯钟广南陪着一位身材娇小、凹凸有致的女修,两人身体离得很近,不知在亲密地说着什么。

    欲望之下石娃又大胆躲在树后缓缓地接近着两人,直到能看清那女人的面貌为止:这女人穿着道神宗外门弟子服,应该也是本门的女修了。只见她杏眼柳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含春带羞,粉面含春,娇若春花,身材虽娇小却凹凸有致曼妙妖娆。一对儿鼓胀的大奶子随着笑声颤颤巍巍,一弯翘臀肥美浑圆。看着那肥美的翘臀石娃下身一阵火热,粗长的阳物忍不住很快就抬起头来,向那俏丽的女子行起了注目礼。

    “咦?等等,这女修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熟呢?”石娃越看那女修越感觉在哪里见过,可又一时想不起来。

    于是他决定再冒险靠近一些,看个真切”。沙沙沙”随着雪渐渐下厚,他的大脚踩在积雪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谁?是谁在哪里鬼鬼祟祟的?”钟广南第一个发现了石娃,其实当石娃远远靠近时早已被他的神识发现,不过为了给他个教训,所以他才故意喊出了声来。

    “我……是我,师伯,下雪了我去看看师父那条小蛇,担心它被冻死了……”。

    石娃赶紧编谎话道,匆忙跑过去点头哈腰。

    “咦?是你?石娃叔?”

    “是你?灵儿?”

    石娃,唐灵儿两个人几乎同时惊讶叫出口。

    “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怎么会在这儿?”

    两个人又一次同时惊问出口。

    “你们两个以前就认识?”这次轮到钟广南惊讶了。

    “嘿嘿,何止是认识啊,师伯,我们俩是一个村子的,灵儿从小就跟在我屁股后面,我领着她们这群小孩子漫山遍野地疯玩”。

    “谁跟着你了?整天就知道吹牛”。唐灵儿撅起性感的樱桃小嘴来不满道。

    “你这孩子大人说话少插嘴,嘿嘿,师伯真不知道你居然跟灵儿……你早说嘛,以后有什么要问的尽管找我好了,她们家的事我门清”。石娃得意道,总算是可以在师伯面前露了回脸。

    “石娃,你也就是辈分比我高而已,岁数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嘛,还真把自己当长辈了?”唐灵儿气鼓鼓地瞪着这位充大辈的呆子道。

    就这样石娃陪着唐灵儿、钟广南一直聊到送唐灵儿出灵兽谷。唐灵儿也总算是知道了石娃是如何来到灵兽谷的了。聊起了来灵兽谷就不得不聊到了罗羚,聊到了罗羚,石娃看着唐灵儿就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再看看旁边的钟广南他就又强忍住了。

    直到送唐灵儿要出灵兽谷口时,石娃再也忍不住了。

    他对钟广南道:“师伯,最后这点到谷口的路我送灵儿吧,正好有点她的家事想跟她私下聊一下”。

    钟广南看石娃一脸少有的郑重之色便欣然同意了,他跟唐灵儿告了别,直接向着住宅石屋方向奔驰而去。

    唐灵儿也看出石娃脸色的变化,于是边走边问:“石娃叔,什么事啊?看你难得的严肃”。

    石娃虽呆,但不傻,他也知道有些事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事关人家的清誉,所以他扭头四下张望了一番,确定再没有别人后,才郑重道:“灵儿啊,你有空还是多回家看看吧。唉,唐哥真是太老实了……”。

    “石娃叔,你这是啥意思?我爹咋了?”唐灵儿被石娃说的是一头雾水。

    “不是你爹,是你娘亲。羚嫂她……”。石娃故意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娘亲?她怎么了?你倒是说啊,怎么老是一句话说半截,想急死我啊?”

    一提到自己最亲的娘亲唐灵儿就有些急了。

    “唉,灵儿,羚嫂她……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还是个修仙者……”。

    “你乱说什么?我娘亲可不是那种人,她跟我爹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撕烂你那张臭嘴?

    “唐灵儿的脾气有点儿随她娘亲,也是个火爆的小辣椒脾气,一听石娃无端造谣,一下子就火了。

    “灵儿,我是那种胡说八道的人吗?我可是亲眼所见,不信你可以自己回家去抓奸嘛”。

    “哼!你?你从小就是胡说八道的那种人,我才不会信你呢,你以后也不要再给我娘亲四处造谣抹黑了,不然再让我听到一次就打你一次,你信不?”。唐灵儿说着就气急举起小粉拳欲打的样子。

    “好好好,好心当作驴肝肺。我要不是看在唐哥从小照顾我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们家的闲事呢。唉,可怜的唐哥啊,被带了绿帽子还不自知,天天傻乎乎地一大早就给人家奸夫腾出被窝来,辛辛苦苦跑去卖什么符纸,自己的老婆却被人家压在身下……”。

    “闭嘴!你……石娃,你给我滚!再不滚我现在就出手,一个火球术烧死你”。

    唐灵儿说着手指上就聚集起了一个炙热的火球。

    “唉,灵儿,那我先走了。你早晚有一天会知道你石娃叔说的都是实情,有你后悔的那一天……”。说完石娃扭头就走。

    望着一脸气鼓鼓的唐灵儿远去的背影,石娃从一颗树后冒出头来。他一改刚才一脸郑重之色,露出了猥琐、邪恶的笑容道:“哼!叫寿儿是吧?我得不到羚嫂,你也休想安生。有灵儿那个小辣椒的插手,我就不信你还能舒舒服服地跟羚嫂上床。灵儿的小脾气我可是比你了解的多。哈哈哈,有她盯上你,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石娃壮熊一般的身子依着树干,闭目回想着罗羚、唐灵儿这一对儿母女的美艳容貌、大奶肥臀的火爆身材,他嘴角不知不觉间流出了亮晶晶的哈喇子,他伸出大舌头“吸溜”一下把哈喇子舔了个干净,然后眯起小眼睛来阴阴地道:“嘿嘿,现在老子必须要刻苦修炼了,等有了修为,羚嫂、灵儿你们一个也休想逃出老子的手心儿,老子早晚要在床上好好尝尝你们这对儿大奶、肥腚母女花的滋味!哈哈哈”。


如果您喜欢,请把《淫途亦修仙》,方便以后阅读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五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五十七章)并对淫途亦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